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是老鹰的博客

一只湿羽的鹰 振翅拍打淤积的云

 
 
 

日志

 
 
关于我

老鹰(1971- ?)  老鹰(1971~?)伟大的中国特色黑客文化倡导者,无产阶级空想家、幻想家和梦想家,中国鹰派联盟网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

网易考拉推荐

<搜索> 读后感-- 网络透视人性的艺术  

2012-09-06 01:27:00|  分类: 黑客文化篇:刺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搜索> 读后感-- 网络透视人性的艺术


    前些天看过陈凯歌的电影《搜索》后,这次来台北把原著小说《搜索》带上了,今夜几乎是手不释卷地看完突然有写点东西的冲动。最初我想这是一部女作家控诉网络暴力的小说,电影则也是陈凯歌反击馒头血案的赌博。在《搜索》之前,冯小刚的《手机》是国产电影里中较早地反映新科技对隐私权带来冲击的作品。不过,在2003年,还没有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即使是互联网,社交网络才初露形态,网络舆论暴力还不过局限在论坛BBS等虚拟空间,受伤的往往是虚拟的ID。2008年,好莱坞电影《网络杀机》横空出世,简单粗暴地将网络观者的好奇心和参与感和耸人听闻的犯罪构结在一起,这种罪恶是触犯法律的行径,更加罕见,更加电影化。近期热播的韩国电视连续剧《幽灵》则在片头就将人肉搜索和黑客、网络警察、网络犯罪联系在了一起。


    近几年发生的网络暴力事件的确让许多人也开始认同政府加强管制网络。从最早的虐猫女到去年的郭美美,今天的社会新闻已离不开网络的参与。而我们每一个人也都乐于参与其中,微博的兴起,使更多网民,社会各领域的善于表达者迅速成为了新闻的制造者及参与者,“求真相”成为网民的最主要诉求,而“真相”后问题的解决,则被快速地忘却。

 

   《搜索》的故事跟当年的虐猫事件很像,一段虐猫视频在网上疯传,引起了网民的公愤,于是网民们开始人肉,并最终查出了那个女人的底细,之后央视《新闻调查》介入进行报道,才知道所谓的虐猫女人,其实就是一个跟我们一样极其普通的人,甚至她还是一个寡言勤勉的护士,她有她的生活困扰,也有我们的喜怒哀乐。郭美美事件亦是如此,我们见识了网络的力量,每个人的参与和围观致使整个事件无限波及,于是我们都成为浪潮中的乌合之众,而事件的发展最终也无法控制地坏下去,我们的社会信用体系在无穷尽的搜索与曝光中日益瓦解。

 

   《搜索》中叶蓝秋跟那个虐猫女极其相似,或者说叶蓝秋就是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一个普通人遇到突来的打击或挫折,心情不好撒个泼图个嘴巴痛快的事也常见,但我们不能以此就判定一个人的好坏。以一点波及一面,高喊着公平的同时给每个人贴标签,小三、富二代、官二代就一定是坏人?这种简单粗暴的划分方式也许正是文革遗毒的网络语言表达方式,我不想提文革,但这的确跟文革中的大鸣大放在本质上没多大区别。但是,如今社交网络的确是靠标签来识别内容和定义检索,这不能不让我们惊叹这样的巧合。每一个人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犯错的人进行道德批判,虽然没有了现实里的“喷气式”,但人言可畏在任何国家都是一个社会中的人无法回避的压力。“让座事件”是我们生活中经常见到的道德绑架事例。小说《搜索》以这种最习以为常的小事来向我们说明道德被符号化,网络成为人性阴暗面放大镜的可怕。

 

    国人喜欢作表面文章,而“道德”正是国人粉饰得最为亮丽的一面墙。由于社会浮躁所产生的功利化和文化快餐化,某一点社会现象,不但可以成为一个国家的道德标榜,亦可成为个人的道德指标。正如你在母亲节对你妈说一声我爱你,好像你就是孝子了一样,于是我们的道德衡量变得标签化,简单化。于是在这信息海洋的广阔中,我们看到的却只是一朵又一朵,稍瞬即逝的舆论浪花。

 

    小说作者看到了这一点,于是将大企业高管、富婆、女秘书、医生、电视台记者、警察、电台实习生、闷骚大学男生(男主角的工作无论在小说还是电影中都不属社会热点,这是巧合吗?还是基于美化主人公的考虑?)巧妙地串接在了一起(电影中不知基于什么考虑把医生、警察、大学男生给忽略了,将矛盾冲突弱化了,却加入并丑化了一个保姆家政公司,比较唐突,不知是否凯歌是否曾对家政保姆有点意见?)。 这倒很像在网络中搜索里去匹配的关键字。

 

    但陪伴叶蓝秋生命最后时刻的却是展开搜索的始作俑者的男朋友,似乎是小说作者在暗示社会媒体的两面性和双刃剑: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魔鬼虽然最终失去一切,但天使得到的也只是深深的叹息。

 

    小说和电影中其实对于网络暴力的描述似乎都过于简单化了,因为无论在小说和电影中网络显得只是被专业传统媒体随意操纵的工具。而整部小说牵扯出太多值得讨论的问题,但小说最后似乎也没有给出答案。这倒也很像我们使用网络的搜索引擎,的确什么都可以查找到,但往往是成千上万的线索,没有一个是绝对完整和正确的答案。而实际上,往往会让你看到更多相关性的话题,正如这个故事本身就有太多供我们联想和讨论的地方。

 

    一部小说当然不足以容纳我们对网络时代的社会与未来的思考,是正如凯文.凯利著作的书名《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还是乌托邦黑客信仰的:打破电脑特权,创造艺术与美,网络使生活更美好?

 

    女性作家小说中贯穿始终的感情纠葛也致使“搜索”这个主题在当下中国的社会、道德层面的思考中夹杂了更多欲望与人性的寄托。 但无疑,小说《搜索》还是用让我们为之叹息却又熟悉的众生冲突与爱恨挣扎,让我们可以自省究竟是网络改变了人性,还是人性改变了网络。


    因此,《搜索》 正是一部这样充满网络透视人性艺术范的小资剧本,作者隐藏在书中给我们的答案,我相信依然是:搜索。

 

 

万涛(老鹰) 

 

2012年7月21日夜与台北

  评论这张
 
阅读(6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