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是老鹰的博客

一只湿羽的鹰 振翅拍打淤积的云

 
 
 

日志

 
 
关于我

老鹰(1971- ?)  老鹰(1971~?)伟大的中国特色黑客文化倡导者,无产阶级空想家、幻想家和梦想家,中国鹰派联盟网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磨一剑 ——彼得.德鲁克《非营利组织与社…  

2010-09-04 20:56:00|  分类: 黑客文化篇:刺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磨一剑 ——彼得.德鲁克《非营利组织与社会创新》课堂学习启示


   相别四个月后又一次参加了彼得.德鲁克的《非营利组织与社会创新》培训课程,与四个月前参加《非营利组织管理》的课程时相比,鹰眼安全文化网已经完成了先期的工商注册,并在中关村上地软件园区,联想与百度之间的一座同样容纳了众多创业型企业的大厦里有了自己小小的办公室、专职人员,终于结束了自2001年创立以来长达九年的“虚拟化”状态。四个月内,作为一家草根机构,凭借过往与媒体建立的良好互信,我们已经签署实施了湖南卫视北京站和新华南方智库的两个网站设计、开发和安全运维项目,北京市政府的一个网络软件开发项目也已签署合同。作为社会组织自律吧USDO的第一批成员机构,我们在8月份启动了NPO与互联网应用融合的调研项目,已完成全国近200家公益机构网站建设情况的初步调查和抽样分析,即将启动随后开展的公益组织互联网应用推广,我们自身原有的互联网资源、志愿者人力资源也都在开始进行整合,一切都显得是按照甚至超出我们的期望和计划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但是,上次参加培训后对于使命、绩效和人力资源管理等诸多问题,今天看起来依然还有很多头绪没有理清,而与很多朋友谈起我们的机构的时候,总还是感觉不容易说清楚,即便是我们自己,也总感觉可做的事情很多,资源也多,但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或者还有很大的潜力没有挖掘。我们一直认为自己绝对属于非营利组织中的另类,绝对是一种大家所不熟悉的公益形式和社会创新。但是,为什么我们总感觉,与其他公益机构相比的时候,总似乎少了那么一点点呢?


       创新这个词对于在IT行业超过15年的我个人,并没有特别的新意,高科技行业总是充斥着各种天花乱坠的“创新”,比如最近彻底家喻户晓的“唐骏”。所以当翻开教材看到第一个案例是SCM和微软的故事的时候,一度以为这又会是一个经纶满腹、理胜于行的常见课程。但当李志刚先生开始点评我们三个小组的竞投选择的时候,本以为作为本次练习中本小组是最大赢家,而自己作为TEAM LEADER成功与操盘手配合的我,开始明白自己的问题何在?



 

 


   记得有学员评价我们这组的操作是最像成熟的组织,但可能恰恰是最不成功的组织。让我后来一直有反思在这个小练习中我个人决策变化的过程。本来我们小组也是决心一定要去竞拍那个最有发展潜力的项目,但在看到另一组出现了同样的选择情况下,看到另一组的资金也将耗尽的时候,我突然会认为这是个获取更大收获的机会,于是在将随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看来更加实用的目标,如最赚钱的项目,最大的项目,收益人最多的项目,以及我们的二线目标,最有影响力的项目。而将本来在讨论投票中最能感动生命等选择悄然放弃,取得了一整套常规看起来“最有份量”的项目组合并为之沾沾自喜,俨然似乎忘记了自身NPO的使命和工作方式的本质,成为高尚中的“庸俗”。这样的反思促使我想到,过往我们的确会经常将我们在商业操作以及人性中功利性的一面不经意地就带进了NP领域而浑然不觉,将非营利组织的社会创新的过程形式的意义凌驾于起因与结果之上,最终衍变成行神游离的怪样,外表依然光鲜,内在却已开始腐朽。


    这让我警觉一个看似创新的开始,很可能因为领导人自身的原因和受到务实的诱惑及短视,很快就会发生变异。所以,如果不去真正理解创新,特别是非营利组织的社会创新的真正内涵,而只把创新当成了一种包装或手段,则所有发生在商业经济社会里的一切错误和问题,都可能同样在非营利组织中出现,导致在倡导公平的公益领域里制作资源分配不均和新的不公平,甚至出现公益权贵和公益霸权。


   李志刚先生对社会企业的讲解也使我对社会企业的内涵有了更多的认识,更觉在推进社会企业理念的时候所需要的谨慎和充分的准备。中国大陆是一个善于演绎“极致”的大舞台,古往今来所谓的中庸之道,事实上都会变化成泛滥之道甚至是极端之道。现代社会,公益圈也是名利场争奇斗艳最喜爱的平台。记得在《走向共和》中光绪批评他那“廉洁”的翁老师的时候说过:名利名利,毕竟还是名在前,利在后啊!现实的NPO领域,也绝不会如天堂的海水那样澄净。创新不是发明,但社会组织的创新的意义绝不会亚于科技的发明。一个科技推动和引领的社会更需要在人文和社会治理模式上同样发展,才能使科技契合人性。


   社会企业的概念可能将颠覆千百年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乱象,对中国大陆非营利组织注册等系列困扰问题可能也是一个破解的选择。但如果不注重创新的本质与治理、自律模式,也存在“泛化”而名不符实的可能。正如当年我们曾推崇的黑客文化,本是基于挑战垄断与霸权,倡导信息自由与共享,现在却是在商业浪潮的卷席下衍化成如今泛滥的“黑金”,迄今还有多少打着“爱国”、“技术培训”的旗号而做着贩卖骇客工具、培训小黑的网站依然在扮演着正义的模样。


   正如课程中引用的维基百科对于社会企业特点的定义:社会企业的目的是解决社会问题,而不是纯粹为了盈利,所得利润有限制的用于分红,而不是追求最大利益,并且利润需要用于相关或不相关的社会机构(如传统的非营利组织),或是利润需要用于相关或不相关的社会机构(如传统的非营利组织),或是企业本身就是以解决社会问题为目标存在。。。


   学员中那位相当出色的清华学生的信念,北京哈雷族的跨界的言辞、来自微软同行的絮叨、快乐小陶子的睿智,以及其他新老朋友的谦和,都让我感到了非营利组织的活力与领域正日益宽广、充满希望。在这片多灾多难却又百折不挠的广阔大地和历史厚重悠久的国度,非营利组织与社会创新,我们才刚刚开始。。


十年磨一剑 ——彼得.德鲁克《非营利组织与社…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