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是老鹰的博客

一只湿羽的鹰 振翅拍打淤积的云

 
 
 

日志

 
 
关于我

老鹰(1971- ?)  老鹰(1971~?)伟大的中国特色黑客文化倡导者,无产阶级空想家、幻想家和梦想家,中国鹰派联盟网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

网易考拉推荐

同窗的红颜  

2008-10-02 01:16:09|  分类: 个人情感篇:鹰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窗的红颜

— 献给我的大学同学:雯
 

 她的眼神分的很开,有一种暴风雨到来前的宁静;但暴风雨永远不会来到。。。

 

*我的大学同学雯今天从美国回来省亲了,毕业13年后我们虽有电话联系却再未谋面,谨续完旧作以做纪念。


我一直以为友谊有时候比爱情来的更加可靠。记得以前在看到过这样一句经典的话:两个人不可能永远的爱下去,但可以忠贞不渝。在缺乏激情的时代,伟大的爱情故事犹如同名的电影,正在我们记忆中老去。今天还有多少年轻男女能够如我们昨天那样一遍又一遍将《罗马假日》看来看去?

男女间的友谊,就是所谓的红颜知己,更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显得格外的珍贵。。。

雯来自江苏镇江,江南的女孩子的秀气和清纯,在秋高气爽的北京,很容易就成为一道风景。

怀着对未来四年大学生活的憧憬,我们就这样天南海北走到了一起。

同窗的那种友谊,往往如酿酒,是毕业多年后才能品味的感情。否则就没有〈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流行。还记得第一次与雯的交往,是从她向我借自行车开始的。缘分这种奇怪的命运之手,没有人能去琢磨和预测。记得刚开学没多久,我们宿舍就把全班的女生按高矮胖瘦和某些特征分别做了代号名称,比如“地雷”——形容个头太矮过于小巧玲珑,走路不小心会被踩到(损吧,呵呵);而我已经不记得是谁把雯叫成了“孩子他妈”,而与之配对的“孩子他爸”——居然是我!

我和雯就这样,在调侃的默契中共渡了四年的大学时光。。。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对班级和同学严重的缺乏感情。这主要是因为我对所读的学校是如此的失望——自以为意气风发的我,不幸赶上了89年第一批入京后即被格外关照的“天之娇子”。这是因为我下定决心以北京为第一地区目标,所以忽略了对大学的选择。文科生初入理科院校,我的感觉好象刚从缤纷绚烂的花园来到了侏罗纪公园——面对诸多恐龙我心灰意冷,一头扎进了学生会的社会活动里。而对于雯,刚开始的好感也因为她很快落入了俗套的陷阱——被一个八七级的老乡骗入情网而荡然无存。。。

雯,是那种天生具备用巧力善于发挥女孩子优势但又拿捏尺度非常自然的女孩子,不像某些女生可能因为也有几分姿色就使唤起男生来如刘晓庆一样骄横、刁蛮和跋扈。印象深刻的是她似乎总是傻傻的笑容和考试前要寻求你帮助时候的坚持和委婉,以及考试完毕后傻傻的向你摆手的悄然离去,不到下一次考试决不回头。。。

没有阅历过感情洗礼或者对感情有更多期待的人是难以逃脱校园清闲的生活引来的丘比特之箭的。我应该庆幸自己在大学期间因为爱好的广泛而始终使自己乐在其中,不至于走进被人指指点点傻乎乎牵着手一起打饭买菜的俗群。所以在其他同学眼里,我和雯之间呈现出一种彼此很微妙的关系。因为我刻薄的嘴总不忘记在公众场合与其调侃,揭穿她傻笑后的聪明和用心。

这一切,都被当时对我不积极参与班级活动头疼的老班长(外号“班头”)的优秀女党员看在心头。

1990年暑假,我们去内蒙古呼和浩特实习的时候,分组的时候为了照顾和安全,全部采用男女搭配方式。而我却在期待中(按我现在的回忆)被班长别有用心的与雯分到了一起。当听到我们俩的名字被念出来的时候,全班都发出一阵哄笑。我回头看雯,只见她苦笑的面容。。。

但是当时没有任何人想到,包括我和雯自己。呼和浩特那三十天的实习,成就了我和雯直到今天还保持着的珍贵友谊,即使彼此的距离已经跨越大洋两岸。

还记得实习刚开始的时候雯总在我后面很远,戴着墨镜打着遮阳伞,慢悠悠的,我只有一步三回头地频频再回首而无可奈何。吃早餐的时候,在诱人的羊杂汤摊档前她对卫生干净的苛求和我的满不在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就是因为这样,人与人的距离,也许只有经过了亲密接触和时间的分享才能靠近。以前彼此抬杠的我和她,就是这样开始了我们的友谊。不再带着偏见的聊起彼此的故事、爱好、家乡的风土人情,我发现雯的本质的确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取巧卖乖,而是非常单纯天真对爱情充满憧憬对未来一无所知的女孩子,当然她得到的却肯定是倍受打击。

不记得是哪一个夜晚,雯找我出去散步聊天,我才知道了她的故事。在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是因为怜悯,还是大男子主义的表现,居然难得的闭上了我平日喋喋不休的嘴,第一次学会了倾听。。。
 
这时候的我已经告别了大一的踌躇满志,刚刚脱离了文学青年的队伍,逐渐适应了理工科和铁路院校的刻板没有生气的氛围,除了坚持着把图书馆里的文学名著读完和做笔记(里面主要摘录作家们挖苦女性和赞美女性的经典语句)为自己建立一个自我封闭的精神世界外,对大学生活已经不再幻想了。所以当我第一次听她说起她的故事,确实很惊奇,继而同情。。。到实习结束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让我们的“班头”大失所望-)
 
大学的时光回忆起来的如行云流水,那之后的日子平平淡淡。大三开始因为沉迷于计算机,我和她偶尔在课堂相遇也是彼此微笑致意,偶尔聊会天谈谈未来,感叹人生放下偏见坦诚相待是多么地美好。印象比较深的是大四快毕业时候交大西门前她穿着一身红衣骑着单车迎面冲着从中关村打工归来满身疲惫的我一个微笑,似乎那是我们大学最后一次见面,犹如干涸闷热的戈壁中忽然吹来湿润凉爽的江南春风。。。
 
今天,大洋彼岸的她也以全A的成绩修完了计算机研究生的课程,而且已经成为三个孩子的母亲,间中我们还会通通电话,聊点家常琐事,世故人情,她的声音依然没变依然那么好听,和她通完电话有时候总有点迷惑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岁月光阴?
 
可惜那个年代还没有普及个人DV录影,当然只靠记忆回放过去也许更加温馨,犹如高晓松的《B小调雨后》中唱到的那样:
 
一斜斜乍暖轻寒的夕阳
一双双红掌轻波的鸳鸯
一离离原上寂寞的村庄
一段段断了心肠的流光
两只手捧着黯淡的时光
两个人沿着背影的去向
两句话可以掩饰的慌张
两年后可以忘记的地方
我的心就像 西风老树下人家
池墉边落落野花雨后的我怎么... 啦..
备注:本文为2006年未完成的旧作,今天检查新浪BLOG的草稿箱才发现,乃偎依着茫茫夜色的宁静将之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