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是老鹰的博客

一只湿羽的鹰 振翅拍打淤积的云

 
 
 

日志

 
 
关于我

老鹰(1971- ?)  老鹰(1971~?)伟大的中国特色黑客文化倡导者,无产阶级空想家、幻想家和梦想家,中国鹰派联盟网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

网易考拉推荐

重走大学路:来自365本中外名著的最精彩语录(一)  

2008-04-12 01:19:30|  分类: 胡思乱想篇:我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走大学路:来自365本中外名著的最精彩语录(一)
 
             作者:我是老鹰  来源:鹰缘网社区 
 
北京的春天难得有江南的气息,空气是清醒湿润的,夜晚是宁静美好的,空气中弥漫着米兰和凤尾竹的清香。于是放上几罐可乐,一包香烟,一袋久久鸭,信手拿到的是大学里排遣寂寞和孤独的笔记本。记得大三时候,白天晚上除了泡在机房专研病毒,就是猫在图书馆里开展我的读万卷书计划:读遍图书馆里的中外名著。
 
春天的夜晚是带着倦懒和诗意的,所以以后会尝试将这本已经发黄的本本里的文字贴上来,将记忆和阅读的喜悦和感悟与大家分享:之后的文字,都来自老鹰当时读到的小说里让我砰然心动的句子,如果你觉得有味道,请最好找到原始的小说,也许品位会更好的。。。请注意,摘录的文字和观点不等于老鹰的认同和态度。
 
〈后浪〉  作者:陈冲
 
历史就像一条长长的隧道,要靠从隧道口射进来的光线照亮。隧道口的光常常变换色彩,历史也就一再被改写。
 
在政治斗争中,只有有利的时候信义者才有价值,而任何时候它都不应成为约束。
 
严厉的镇压,即使是革命的镇压,并不能真正改变所有的人的信念。
 
任何工作都有个从一般到重点再到一般的转换过程,如何掌握好这种转换的节奏,是一种领导艺术。
 
在中国,任何没有领导的群众运动只能以各自走散回家了事,而只要一有了领导,事情就会拐弯抹角地回到原来的轨道上。那时可能出现一些全新的面孔,但决不会出现全新的事物。
 
毕竟,你不能仅仅因为知道对方不好糊弄就解除武装把什么都和盘托出。该保留的还是得保留。关键是他懂得这种事情的微妙之处在于,只要你不把对方逼到非摊牌不可的地步,对方就不会无缘无故地揭穿这一点,因此双方都可敷衍下去。
 
一个人行动的出发点不在于应该怎样,而是可能怎样。
 
他感到自己的行动缺乏自主性,他的选择往往实际上是被别人暗中支配的,可是细细想来,又想不出有多少重大的事真是屈从于别人的意志而行的。
 
心存侥幸者,必被事实无情地粉碎!
 
配享有爱情的人世上没几个,可几乎所有的女孩儿都嫁人、挑选—由自己或别人——一个丈夫比冒险尝试爱情显然要方便得多也容易得多。
 
一个人是很渺小的,在一个动乱的、强调集体而又观念僵硬的社会里,一个渺小的个人要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就更困难。
 
一个人可以生活得很暗淡,但生命本身却无比辉煌——生命既然来自太阳,它就应该和太阳一样辉煌。
 
你不能简单地瞧不起这些人的庸俗,因为他们的烦恼是实际的。
 
现实条件决定了一个人首先得扮演一个指派给你的角色,然后才谈得上做你想做的事情。
 
人们常常故意混淆辨证法与不可知论的界限,同时把两者都弄的面目全非,不轻易对复杂的事物做简单化的结论,不见得就是不可知论。反过来,轻易做出简单化的结论。比如表个态什么的,也不等于就跟不可知论划清了界限。不可知论与辩证法的根本界限在于承不承认真理的客观性,承不承认真理只有经得起实践检验才能成立。我说的这个实践,是客观的而不是主观的,是历史的而不是暂时的。
 
〈红帆不再来〉 作者:何真
 
你忽然觉得,真的,一切都挺好,生活中那些小小的风波,争吵的不快,全算不了什么。他忽然觉得小草在生长,星星在默默地运行,夜空是那样明净。你忽然感悟到,这就是人和人在一起,这是心和心互相守望,叔本华的孤独,加缪的隔膜被击穿了。
 
更吸引人的是他那份成熟男人不卑不亢的神情——深知自己和世界的神情。
 
句号是有理智的 总想应该结束 但它像卵石却被爱的潮水推着向前。。。
 
我像一直骆驼,消失在沙漠,为了不让你知道我的踪影,我摘去了驼铃。。。。
 
也许,没有结过婚的人,很难理解婚后的这份并不完满又被日常生活所磨蚀的情感,要说有爱情,似乎实在没什么光闪夺目值得向人诉说夸耀的地方。。。要说没有爱情,从。。。走到今天的每一份苦乐,实在都是两人像伴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尽管走过许多灰色的岁月,他们还能感谢对方,并为对方品格中的某些东西受到感动。
 
和老同志相处,有两条原则,一是要尊重,绝对地尊重;二是要照顾,真正的照顾,但又不能使他感觉到在受照顾。
 
在人性的丰满与深刻面前,理论是苍白的。
 
这种方式和社会现实平衡了,和个人内心却有巨大的冲突,由于有理智的转移,压抑,甚至是习惯麻木,它也会产生相对的稳定,这种稳定无害社会,无害于他人,甚至某种程度上也完全无害于个人,可是,我并不以为它是最好的方式,它毕竟还是抑制了某些个人内心渴望的最美好的东西。
 
当初,当然是爱过的;现在,也很难说是不爱,可是,这两句话算什么呀,有那么多的保留,这和从小心目中那两个热情如火、至高无上的字眼“爱情”真不知相去有多远。但是你毕竟不能否认两个人相帮想扶走过了这么一段路,有患难与共的忠实,有生息相关的共同的痛苦和欢乐,有互相理解体贴的情谊,当然也有爱。但这种情感不是波涛汹涌,热情激荡的大江,它受着日常平庸琐事的磨蚀,只悄悄地、静静地潜藏在日趋平静似水流年之中。
 
许多事,虽然她不能从理论上阐述清,可她凭直觉,凭感觉,凭自己的真情真性,常常能接近真理,也许这就是她的灵性,是她聪明过人之处,是她惹人喜欢的地方。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