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是老鹰的博客

一只湿羽的鹰 振翅拍打淤积的云

 
 
 

日志

 
 
关于我

老鹰(1971- ?)  老鹰(1971~?)伟大的中国特色黑客文化倡导者,无产阶级空想家、幻想家和梦想家,中国鹰派联盟网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

网易考拉推荐

黑客失去理想 危害甚于卖淫嫖娼  

2008-12-23 13:3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客失去理想 危害甚于卖淫嫖娼
 
                    作者:我是老鹰(鹰盟网)
 
导读:新华网快讯:刑法修正案(七)草案增加规定,对非法侵入他人计算机获取数据,或对计算机实施非法控制,或为实施这类行为提供程序工具,情节严重的,追究刑事责任。明明是非法侵入他人计算机,腾讯网的记者非要哗众取宠在新闻标题冠以黑客将被追究刑责。。。
 

黑客失去理想 危害甚于卖淫嫖娼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近年来,我国互联网网民超9亿,超过美国居全球首位。与此同时,网络骇客犯罪行为也日益猖獗,黑金社会已经成为危害信息社会演进和阻碍我国向信息社会发展的障碍。 
 
   今天腾讯网在新闻中心发出“黑客将被追究刑责”的新闻,甚是夺目。因为我长期一贯主张将黑客与计算机犯罪概念予以澄清,将研究安全攻防技术与利用有关技术实施犯罪区分开来,使信息安全业乃是信息行业的正确做法,避免以往要么将黑客捧上天要么将黑客踩到地的极端氛围。
 
   但事实上点进去看到新华社的快讯里根本就没有黑客两字,有的还是我们熟悉的“非法侵入他人计算机”的字样,所以显然是在记者心目中已经将黑客直接等同于计算机犯罪分子了。
 
   其实目前,我国关于计算机信息系统管理方面的法规有:《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出入信道管理办法》、《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国际联网管理办法》、《专用网与公用网联网的暂行规定》等。而且以往侵入是指对象是党政机关、军事部门和尖端科研机构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所以,刑法的这个修正的新意在于:
 
1、突出了他人的计算机获取数据,这与以往的以侵入的是党政机关、军事部门和尖端科研机构的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定义有了很大的突破,也就是说,侵入普通人的计算机也可被追究刑事责任;
 
2、将侵入行为延伸到了对计算机实施非法控制(如安装后门木马的行为)和提供程序工具(比如开发病毒木马工具),使对侵入的行为定义更加贴近今天"黑金时代"的社会现实;
 
   如当年的熊猫烧香案件,受理此案的湖北省仙桃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李俊、雷磊故意制作计算机病毒,被告人李俊、王磊、张顺故意传播计算机病毒。这些行为已经构成了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根据我国《刑法》第286条的规定,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15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但事实上,熊猫烧香本身除了破坏信息系统外,其也具有木马程序的特性。从那次湖北省仙桃市人民法院的判定来看,判刑并没有吧熊猫烧香的木马特性考虑进去,为此当时就有律师认为,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盗窃计算机内存储的数据危害性要大于单纯的破坏系统,现在系统中的数据往往涉及银行、网络游戏的帐户数据,这些数据的丢失对于相关用户而言,要远大于操作系统。但这部分行为是目前法律规定的薄弱环节。
 
   但本次修订最大的遗憾还是莫过于中国特色的“情节严重的”,使这个本来是应该可量化的定性尺度依然是弹性实足,为将来实际的执法留下争议和操作空间,使大家对修正的效果印象大打折扣;此外从量刑和处罚的细节上恐怕也还难以达到震慑和遏制如今“黑色经济”虚拟产业链的效果。

 
   笔者坚信信息化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本来黑客文化的发展有利于在信息社会的平面性和传统社会的垄断性和逐利性之间维系平衡,黑客文化的生存空间在于挑战信息时代商业垄断和技术霸权,使民众摆脱对技术统治的恐惧(英国小说《大哥大》中描述的全民被摄像头监控的科技专制社会),黑客就如《黑客帝国》中的尼奥一样成为参与维系人类文明不被电子化机械化的英雄,即使人类社会走向虚拟社会的大趋势不可改变。作为现实社会多元文化的一员,黑客文化的发展有利于挑战平衡在信息社会复制垄断模式的IT寡头,这些年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微软,从盗版到破解再到不断被披露的漏洞,微软的扩张速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形之手的遏制,而黑客文化中理想化的信息共享思想催生了今天互联网海量的数据,形成了没有穷尽的知识海洋,使普通人在互联网上可以比现实社会相对更容易找到展现自我价值的舞台。
 
   但我们还是低估了现实社会对黑客的诱惑,很多人带着理想或好奇而来,但很快就放弃了理想和好奇心,迅速堕落到将其作为快速致富不劳而获的逐利生活中去。将曾经神秘高深的理想世界踩在欲望的脚下。黑色经济的泛滥直接动摇了普通民众对信息社会的信心和接纳勇气,也使利益集团假借信息安全为理由在发展信息社会造富于民的进程中裹足不前,反而将脏水和舆论焦点都转移到了信息社会的副作用上。比如对人肉搜索的态度,对互联网信息的管制,所以我们就会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自1999年电信主导的政府上网工程以来,今天政府网站的互动性和信息公开及时性依然很差,众多的公民服务网上进程开展缓慢,很多有利于百姓民生的举措都会被赖以计算机技术的限制(比如当年关于按秒还是按分钟的电信计费方式就被赖到程序功能修改困难上,还有包括铁道客票实名制等等),而对大众上网管制的措施和手段则相对提升发展很快,而真正意义上的信息安全工作却往往得不到重视(因为需要安全保障的信息实在有限)。
 
   熊猫烧香的案发时候,我曾写过一篇《黑客失去理想世界将会怎样》的文章。当时很多兄弟孩子已经深入其中不可自拔,他们年轻骄傲自认为“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放弃了当初投身这个圈子时候的初衷兴趣和理想,义无反顾地如飞蛾扑火投身于盗号、挂马的黑色江湖并乐在其中,有的甚至假借理想招摇撞骗“广收门徒”。所以对于曾经感叹“黑客是药”的人来说,黑客失去理想,就等同于与传统腐朽势力一起在毁灭我们在传统势力面前试图改变和挑战的力量,不仅仅是放弃了理想,不仅仅是同流合污,他们是未来公平、公正、透明、民主、自由、科学的理想信息社会的叛徒和犹大,他们的危害,远甚于为生计所迫的卖淫和释放原始生理需要的嫖娼!后者不过是传统社会的副产品,出卖的只是身体,前者却有可能为了钱而出卖灵魂,如同《星球大战》中投身黑暗世界的黑武士。我们从历史经验知道,理想者一旦堕落,他选择的一定是疯狂!
 
   今天,法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在黑客头上悬起,是追求理想还是堕入疯狂,我们想清楚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