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ӥIJ

һֻʪӥ Ĵٻ

 
 
 
 
 

־

 
 

ӥ1971- ӥ1971ΰйɫڿĻߣ޲׼ҡҺңйӥҪߺ쵼ˡ

׿Ƽ

论陈某人的??/a>  

2006-10-26 17:59:00|  ࣺ ˼ƪ |  ǩ |ٱ |ֺС 

  LOFTER ҵƬ  |
论陈某人的??br/<
  作?:??/DIV<
 
听说,曾经威风潇洒的陈某人?掉了,听说?已,我没有亲见,虽然媒体上这已经是大热的话题。但我却见过未?的陈某人,西装革履油光满面的屹立在上海滩的灯红酒绿之间,对香港廉正公署对周XX的?缉俨然不见,仿佛香港是不是我泱泱中国的领土?这就是?陈某人印象?,中国最伟大的长三角经济区里?特的“人文风景??/DIV<
 
然??诸如此类的官场牛人之中,我平日里印象?的却是这陈某人?我在广州、北京的朋友曾经常常对我说,上海的城市管理水平和官员素质就是高!别的不提,就说在虹桥机场,上海就会把出租分成长短线分包,短线包给愿意做的出租公司,乘客司机两厢情愿,自然大家和气。如今但凡大家和气,可就是和谐社会的象征。不像首都机场的出租司机?你去望京等近地就如死了爹娘,要么脸如砒霜要么满腹牢骚让你?提心吊胆、忐忑不安如做贼般回到家门?可人家陈某人麾下的上海,起码早就在出租车行业里建立了和谐社会!如果不是周XX案的曝光和那位民间拆迁维权律师的悲惨遭遇,我也是认同有作为的贪官总比无能庸官强的说法的,何况陈某人给大家儒雅的印象,让人联想到他即使是个贪官,也该是温情的?有点层次的,靠知识靠政策靠资本的手段转移给亲戚子女的贪官。直到周XX已经倒掉,却依然可以龟缩在上海的堡垒里不理睬经济地位同样重要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廉正公署的?缉?我的幻梦才终于破灭,原来到头来贪官都是一样的凶残和贪婪的,只要一碰他还是要张牙舞爪的?/DIV<
 
那时我惟?希望,就在这陈某人的倒掉。后来我长心眼了,到网上,看见上海繁荣背后越来越多肮脏的东西,心里就更加不舒服?后来我看到海外的评论,把陈某人这些唤成?XX帮?,还说他们的导师就是文革里那很有点小聪明的张春桥。既然是“帮”,那么,里面当然没有几个是不入伙的了,虽然张春桥已经?的死掉了,然而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希望他?掉?
 
现在,他居然倒掉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时下相对最自由的网络上,探听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陈某人的?掉拍手称快,嬉笑坏人总有报应的?
 
陈某人本应该只管自己好好做官。周XX已经倒掉,也没了以前的阔气,即使被香港廉正公署捉去,也不会被枪毙。就算是周公与你有恩,来日回报他的子女就是,和你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忘记自己并非皇帝天子而非要以区区地方大员身份,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年纪大了容易痴呆发狂罢,?—那?是一定的?/DIV<
 
听说,后来上边那里我的一位?乡也就?陈某人多事,以至荼毒生灵,想要拿办他了?他没有办法?来?去,终于被抓了进去,不能再出来,到现在还如此。我对于我上边那位?乡所作的事,因为以往听同乡的笑话而腹诽的非常多,独于这一件却很满意,因为“周XX”一案,的确应该由陈某人负责;他实在办得很不错的。只可惜我没有机会当面恭维我老乡几句,或者以后再说罢?/DIV<
 
秋高稻熟时节,正是吃螃蟹的好季节。不知道是否是巧合和弥弥上苍的安排,陈某人?下的正是时?。想想昔日横行霸道的家伙,被捆住钳爪,煮到?红之后,无论取哪?,揭?壳来,里面就有黄,有膏;倘是雌的,就有石榴子?鲜红的子。先将这些吃完,即一定露出一个圆锥形的薄膜,再用小刀小心地沿?底切下,取出,翻转,使里面向外,只要不破,便变成?人模样的东西,有头脸,身子,是坐?,鲁迅先生的文章里说那是破坏百姓幸福爱情生活的?法海”?现在呢?不知道吃螃蟹的时候大家会想起谁来?/DIV<
 
当初,大家满眼都只见到陈某人的丰功伟绩,如今他?掉了,那么多坏人坏事?子被抖落出来。陈某人久居江南,想必也吃过螃蟹的?莫非他吃螃蟹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做贪官是终究要倒的么?
 
活该?/DIV<

文章引用自:http://bbs.neteasy.cn/showthread.php?t=126587

 
 
Ķ(183)|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