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是老鹰的博客

一只湿羽的鹰 振翅拍打淤积的云

 
 
 

日志

 
 
关于我

老鹰(1971- ?)  老鹰(1971~?)伟大的中国特色黑客文化倡导者,无产阶级空想家、幻想家和梦想家,中国鹰派联盟网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

网易考拉推荐

初恋五百年祭  

2006-06-08 16:10:22|  分类: 情感篇:鹰缘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恋五百年祭
 
引子:

她是夜下寂寞飞行的鹰
只是偶尔栖息在你的波心
你无须惊讶
你无须欢喜
因为转瞬间就失去踪影
。。。

很多人都会有初恋情结,云乃因其刻骨铭心。其实多为怀念初恋的时代那种可以不解风情,不关风月的单纯,以及最终那种吃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的感伤和幻影。但无论怎样,如果能把初恋作为怀念或是纪念,还是不失为人生美好的一瞬。因为,她并非能如潮水般重头再来。。。

她本是我中学的同窗,她信手拈来、恬淡自然的文风在中学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记忆里她和她的同座,都是那种不急不慢、斯条慢里的形象,现代社会那种不温不火的女孩子快成了古董,惟有博物馆才肯收留。人间已到处验证了方鸿渐先生的名言:有鸡鸭的地方,粪多;有年轻女人的地方,笑声多。

实话说,她不属于那种我见犹怜的可人儿,尤其在我大三第一次看过《罗马假日》之后,相信现实再无人能超越赫本所扮演的那位洋溢着浪漫与青春的公主情人。但清纯和青春一起本身就是魅力和美的化身,而与生俱来的气质和后天教育带来的典雅则是女孩最大的资本。那时我们都是班文学社《涉江》的编辑,现在我还存有她唯一的照片除了毕业照,就是文学社的一次踏青的合影。


初恋五百年祭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我们的《涉江》文学社 1988

在我们那个时代,爱情、青春的萌芽和中国一样,都还在初醒的阶段,欣欣然才睁开眼,朦胧而迷离,所以天然而美丽。而现在如同女孩子到了二十七八,不化点妆,打扮一下是不行啦。但现在好在还算是淡妆,除了过于白开水,还不算过于恶俗。不知10年后是个什么样子。这个时代缺乏一种健康的美,我宁愿看《出水芙蓉》里那些虽然有点傻气的青春活泼,也不愿意看到如今取而代之的是满街的“丰乳肥臀”。。。—如同《围城》里的那位鲍小姐:身围瘦,后部重,站立的时候沉得腰肢酸痛。什么时候中国也兴起阿拉伯美女啦?

她和我高中同窗两年,在那个严禁“早恋”的年代,彼此除了印象良好以外并没有太多的接触。印象比较深刻的只是有一次语文老师把我善于投其所好的议论文作为范文来朗读的时候,偷偷回头看见她忍俊不禁地掩口含笑。

高中毕业后,我终于去了梦寐以求的北京,而她,却去了我曾经拿到推荐表想去的南京。

我们的故事非常平淡,波澜不惊。从通信开始,以信笺结束。我一直以为:人生其实好象在画圆圈,从生到死,从起点到终点会是一个封闭的圆,这圆圈的中间是我们的青春,时间,欢笑,悲伤。但无论如何,我们将和生来一样,回到一无所有的起点,只是留下这犹如肥皂泡的圆圈,区别只是谁画的更圆,更饱满,更大一点而已。初恋,只是这个大圆圈中的小肥皂泡。我们总是把她珍藏在记忆圆圈的深处。

深处,归处,惊起几只孤鹜。。。

初恋五百年祭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谁能如她般让我梦绕一生,我愿付出我之青春与灵魂)
 
 
一 秋风依旧 
 
北京,1989年的秋天.....

初恋五百年祭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秋风吹拂冷峻的面容,谁使我的思念会疼

每个上大学的人可能都有和同学通信的经历,因为初来陌生的地方,突然的陌生和离家的不安都可以通过信笺来舒缓。这时候中学的同窗会变的格外可亲。

记得我在大学给她写的第一封信(不如说是第一批信,呵呵),和给其他同学的信笺一样,几乎全是克隆版的,换个称呼几乎就OK了(如今用EMAIL就更容易啦)。当时估计我们班只要是考上大学的几乎都收到我的信笺了吧,呵呵—人情世故的虚伪18岁就运用自如了。所有人都回了信,包括她。

她的文风很特别,写起信来更是如此,洋洋洒洒,字不多,自然,凝练,和我不同。读她的信,感觉可以看到她信中的描述的情景,或者是心情。能想什么就写出来是什么的人不多,她可以算一个。

我读的大学是理工大学,“贝多芬”(指那些背影婀娜多姿但千万不可回首的,呵呵)不缺,“地雷”“一半”不少(指太矮太小,走路一不小心会踩到的,哈哈),简直让我们这些在江南见多了水月风花的书生目瞪口呆。在我的班上,除了一位来自江苏的“孩子他妈”(呵呵,外号,现在成了我公司的合伙人)和我比较投缘,否则大学四年和在兵营简直不分仲伯。

所以,读她带着些清凉南风的信是最好的休息。。。

如此这样,在你来我往的信笺中,两年过去了。

秋天里的风
吹散我的梦
缠绵的往事已成空
过去的日子让她在风中
什么都不必问
什么都不必说

。。。

初恋五百年祭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佳人如一杯美酒,请不要一饮而尽
 
二 鸿雁无声 



我大一沉迷于学生会的活动,最大的成就是独立主编了校刊《交大人》。

大二我彻底离开了充满小官僚气氛的学生会,在文学社、外语协会、演讲协会中浪迹。

大三终于意识到我的所爱—计算机,于是突然变了个人,沉迷在机房,经常是带2个苹果从早上八点呆到晚上十点。

随着计算机占用我越来越多的时间,我和她的通信也渐渐稀松下来。她的文风依然,我的柔情却已不在。。。

印象最深自己写的信,好象是在自己20岁那年,受了当时流行的习慕容散文的影响,我曾经写过1封数十页的信给她,用了整整一本稿纸!现在看来简直不可思议,但她的回信仍然自然,但不会超过三页。。。

那个时候北京的秋天总是特别的美丽,令人心醉,高蓝的天空,悠远的白杨。尤其是忽然而来的北风。。。

最喜欢的是学校的那排银杏树,洋洋洒洒的,那美妙如纨扇的叶子是我的最爱。每当天气突寒,它们会在一夜间如夕阳灿烂。那时候我就会早早的起床,在环卫工人还没开始清扫的时候去那林间漫步。踏着沙沙做响的落叶,犹如踏雪寻梅。我会不时采集一些带着金边、中间却还翠绿的银杏叶子回去。先用温水轻轻洗干净,然后用绵纸吸干水分,然后小心地放在暖气上微烘,最后用邮票的透明塑料套子封好,这样制成了美丽优雅的标本,然后夹在信中,给南方的朋友们寄过去。。。

而给她的,还会间中带一张我画的明信片,那是我发明的一种钢笔工笔画:先用墨汁涂满做画的地方,等干了以后再用无水的新钢笔在其中勾画格调素雅的古画,这样有如同碑拓的效果。

。。。

大三上学期的时候,收到她的一封信,信中多了些彷徨,少了些洒脱,似乎有一种惆怅。那时候不比现在,学生们不要说什么电子邮件,电话都还是很少用,何况是南北一方?只是那时候心已经被电脑占满了,思考的时间已经很少,所以居然2个月也没回她的信。从此,好象大家开始彼此淡忘。。。

我在那个时候,除了电脑,还有一个比较疯狂的念头:要把学校图书馆可以借到的中外文学名著小说看完!我现在还保留那个时代留下的遗产:一本摘抄的笔记本,记下了当时觉得精妙的句子和评论。记得最喜欢这样一句:她的眼神分的很开,她的眼神中有一种暴风雨到来前的宁静,但暴风雨永远不会来到。。。

但是,风雨终究还是来了。。。


初恋五百年祭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银杏树风采依然 初恋的日子云散
 
 
三 波澜不惊
 
 1992年的冬天来的很晚,快新年的时候,我终于想起了还在南方的她,也许是某种情绪终于被唤醒。。。

我在明信片上画了幅素描连同我心爱的银杏叶子一起寄给了她。。。三个星期后我终于等到了回信。

她已经有了一个“他”了。。。

记得当时的感觉很怪,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失望,我仍然如平常上机、研究病毒,读小说,做笔记。。。好象一切都没有发生,除了少了点期待,不再有熄灯前读信的喜悦和温柔的心情了,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抽烟了。。。

这样一转眼,大四来临了。

大四下学期,意外收到她的来信,说是因为考北京大学的研究生,要来北京拜访导师。那时候已经知道她男朋友是她学长,也是老乡,这时候已经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了。那时候也没想什么,就回信告诉她我的宿舍电话,表示一下欢迎并邀请她吃饭。那时候我还在忙着考托福呢。

她终于来了。。。多久没见到她了呢?记得大二暑假曾经去过她家玩,外面的太阳很大,她打起了一把遮阳伞,那时候感觉肯定很搞笑。我离她远远的,尴尬的很,不知道该怎么办,请她去看电影,谁知道是部港产的准三级搞笑片,看的两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窘的恨不能。。。

她的样子没变,还是那样恬淡的笑容,但似乎有一点点忧郁。后来请她吃饭后去她住的北大招待所。因为北京突然降温,给她送去厚毛衣(都没想为什么她不要她男朋友送)。后来她朋友来了,戴着眼镜阴沉的面孔挤出一点干涩的笑容,我寒暄一下没有多问就回去了。。。

其实在此之前我去过一次她那里,1993年3月,灰蒙蒙而多雨的南京。南京大学爬满古藤的楼房,鼓楼上那喝不淡的茶香,绵绵细雨中的沉默的古城墙。。。开始喜欢吃南京的炒面,开始怀念南方,都从这时候开始的。

1个星期后,她就搬到我学校来住了。。。我把她安排在我同班同学的好朋友宿舍里(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那是1993年的四月,春天来的特别早。


初恋五百年祭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北京的秋天 香山的红叶 青春就如红叶般燃烧而坠
 
 
四 无言的结局 
 
 
每个故事都会有结束,犹如天下的宴席。。。
我们总是期待宴席的开始,有谁期待宴席的结束?
但大家却残酷的期待我对这个故事进行结束。。。


早春的四月乍暖还寒,乍寒又暖。。。

记得那时的我心里早已不再有波澜,虚拟世界的乐趣让我沉醉于乐此不彼。那正是北京中关村的英雄时代。。。

那时她来北京大学拜访导师,为考研做准备。。

履行完同学的使命和朋友的职责去看过她之后,一周后来自她一个意外的电话终于打破了我心湖上的薄冰。。

把她接到我学校来住是几天后的事情。当时我大学最好的朋友(现在已经在美国安家生子享受生活)陪着她。在一个普通的平静的夜晚,在我曾经调侃过的交大“爱之亭”下,在对白桦树在风中做响的倾听声中,我终于也不能免俗,从虚拟世界回到现实——

在只有情人间才可以互相听见的低语呢喃中向她倾吐了我长久来不能在信笺中表达的话语。。

接下了的日子犹如冲过蜜的茶,清凉而甘甜。这种回忆可以让你长久徘徊不语、沉吟徘徊。记忆里仿佛不是秋天却胜秋天,没有枫叶却阳光烂漫的秋天。

黑龙滩的溪水,学院路的小路,记载着这短短的7天。。。

没有了鸿雁传书的含蓄温情,却有了心心相映的默契。

谁说天不有情?送她回南京的时候火车晚点,两个学生拉着手去奢侈地品位咖啡,却错过了车站的上车通知。奈何(情愿?)之下补了当晚的列车,在没有座位的理由下,我当仁不让地陪她上了车一直坐到了南京。。。

在南京大学的古树春藤下,我渡过了这个难忘的22周岁生日。至今我还保存着她送我的生日礼物:一本精美的笔记簿。我用它来收藏我记忆中的情感。

 
初恋五百年祭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五百年间有多少有情人聚散两依依? 
五百年间有多少有情人终于相对无言



尾声


我的初恋犹如戏剧,高潮之后就是尾声。。。

正所谓多愁善感的人不再长久,四年的期待梦想成真的时候也就是可以结束的时候。只是我们的故事太过完美,没有一点的现实俗事是我们真正的纷忧。如她最后的一封信中所说的:急风骤雨过后,犹如梦中醒来。。

从南京回来以后,我在期待中等来了她的来信。

如同以往,我依然是欣欣然的欢喜,小心翼翼地拆信。。。

春天已经过去,令人烦躁倦懒的夏天已经到来。她在信中说:以前在火车上别人给她算过命,说她一生会有七个男朋友,最终会跟会第一个。现在她感到痛苦和彷徨,犹如经历一场暴风骤雨后充满困惑。。。

我当时的感觉犹如杰克。伦敦笔下的《马丁.伊登》,惊讶的发现天使突然变成小妇人。

已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文字来结束这个故事,还是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结束。。。

感情这东西,对于年少轻狂的我,开始的越漫长、越缠绵、越含蓄,结束的就越迅速、越简单、越直接。我把她的照片和物品全部回寄,然后把她给我的信笺,一直满满地压在我的床褥和枕下,厚厚地装在盆里上到宿舍的房顶平台。

那个阴郁的下午,在没有阳光的天空下,我用熊熊的火焰祭奠了我四年来积累的朦胧情感,化为风散成烟。。。

文字的越美,现实的越脆,我终于用自己的经历否定了我自己。

。。。。。。

岁月就这样过去了,风终于抚平了我偶尔流露的天性,流水也带着我的回忆远去。现在回忆起来,我的愤怒似乎也是轻率而莫明,也许只是现实的自我否定来得太快,导致我一时难以适应。但既然已经过去,就没有后悔,只要记忆依然值得回忆,只要我们再相逢可以含蓄微笑,只要初恋没有伤害彼此,却又可以刻骨铭心。

无论是北京还是南京,都难以寻觅可以让我轻易回忆起过去的痕迹。只是偶然整理东西,看到依然温馨如故的那本笔记簿,才会想起不知何方的她,是否依然矜持犹豫。

偶然的在GOOGLE中输入她的名字(我想她的名字很特别,应该很少重名的机会,她与姐姐的名字分取“言必信,行必果”的典故),居然可以找到,心中流露一点暖意。真的是她吗?

其实是也好,不是也好,我都会默默祝福她的。

就让我再朦胧一次,用大学弄骚的一首《浣溪纱》旧作来做为这个故事的结束吧——


黄月微扶醉柳飞,船枕清波付梦回,断桥流水怨人归;
潮水总是来又去,梅花性冷自芳菲,人生知己总相违。

初恋五百年祭 - 黑客老鹰 - 我是老鹰的博客

初恋是人生最有诗意的一瞬,即使我们一生中还有太多回忆

希望再见她时如赫本的永恒,即使五百年中有更多故事发生



附:

关于她:小我两岁,1993年南京大学外语系德语专业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攻读德国语言学硕士,之后经历不祥。。。


 

文章引用自: 鹰缘网中文社区 www.neteasy.cn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